首页 专题报道 国家级新区建设 新区动态 正文

天府新区:在机场,在酒店,她们的身影动人!

2020-06-17 天府新区

当前,境内本轮疫情流行高峰已经过去,但境外疫情正在加剧蔓延,我国要继续防范本土病例零星散发和境外输入病例传播的双重风险,牢牢坚持“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防控策略和应对举措,增强防控措施的针对性和实效性,筑起应对境外疫情输入风险的坚固防线。

登临检疫、检测体温、核验健康申明卡、进行初步流行病学调查,完成第一道审核之后,有异常的入境旅客要到等候区做进一步详细的流行病学调查;没有异常的再次进行测温,如有发热症状将通过120专用通道送到指定发热门诊;症状不明显但有旅居史、存在较大风险,将转运至指定隔离点,集中采样检测,再做后续处置。

这是工作人员在双流国际机场值守“国门”一线的“规定动作”。

6月入夏,气温逐渐攀升

自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天府新区的工作专班

成立以来

天府新区防疫转接工作人员

已经在机场工作了近3个月

据了解,截至6月12日,天府新区机场工作专班共管理国际(地区)入境航班27个,筛查中外旅客3776人。每一次任务,他们都要把自己打扮成“大白”,负责在机场接回境外来(返)蓉人员,并转运至新区指定酒店进行集中隔离。

在新区集中隔离酒店,还有一支酒店工作专班,为境外来(返)蓉人员的日常隔离提供帮助和服务。

在这些“大白”中

有几个娇小的身影

在人群中分外动人

这是专班工作中一支特殊的女性小分队

她们的职责不可或缺

新区国际合作和投服局开放合作处副处长陆晓宇带领着精通多语种的90后翻译官女生小分队,第一时间向入境的外籍人士讲解政策,引导登记填写资料。

到达酒店后,对于每个外籍人士,他们建立了一对一服务,随时沟通,为他们提供生活上的帮助。

开放合作处只有7名工作人员,承担起了机场专班中的全部外事相关工作,其中只有陆晓宇和胡桃源两名男性工作人员,剩下的陈秉超、周忆、万国婧、梁婧媛还有杨晋,都是年轻的“小姐姐”。大多数小姐姐都是90后,杨晋甚至工作还不到一年。机场专班工作任务艰巨,这支特殊的女性小分队的职责却不可或缺,不管是凌晨4点,还是酷暑的下午时分,她们的身影都会出现在机场专班中,显得分外动人。

一线服务入境外籍人士

日前

天府新区机场工作专班

又接到了新的任务

此次航班属于包机入境

整个班机上全是外籍人士

任务艰巨

国际合作和投服局工作人员杨晋和同事们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装后,就乘坐大巴车来到了机场。

1993年出生的杨晋毕业于四川大学口译硕士专业,参加工作还不到1年,此次加入到机场专班的工作,她笑称这是“买家秀和卖家秀”。

杨晋的买家秀

因为我们学的更多的是外事接待等工作,以前上学的时候,想象过很多工作中的场景,但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场景。接到任务时,我感觉有些突然,但能够发挥自己的专长,为疫情防控工做些贡献,又觉得很高兴。

当天,杨晋要第一批进入内场,还要前往第一线的海关。“如果入境的外籍人士中,有的人出现了症状,就是我负责跟对方沟通和问询。”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机场工作,但是此次进入到海关一线,杨晋还是给自己鼓了鼓劲。不想,一名入境的外籍人士出现一些感冒症状。Please cooperate with temperature measurement. How many days do you feel those symptoms?(请配合测量温度。出现这些症状有几天了?)杨晋仔细向对方进行询问,确保没有遗漏。

另一边,从上海出差赶回执行任务的陆晓宇和抽调到机场专班的同事胡桃源也来到了机场。他们作为外事服务的“带头大哥”在内场,主要负责政策宣讲。

胡桃源表示

每名外籍人士入境都需要填写资料,这个资料需要通过微信扫描获取,而有的外籍人士没有微信,就需要我们上前去沟通、协调、登记。

同时,协调外籍人士乘坐大巴车前往酒店,也需要翻译队伍的上前沟通。“这怎么有个东西,是不是刚才外籍人士遗落在这里的?”随后,带着物品,杨晋又前往大巴车挨着进行问询,终于找到了失主。Thank you so much for your services!(十分感谢你们服务!)对方十分感动。

留微信、打电话、做工作

机场专班外事小组的工作成员,一组负责接人转运的协调工作,另一组则要负责在新区隔离酒店提供服务。24小时通过电话、微信视频等渠道,与入住隔离的外籍人士沟通,及时解决他们隔离期间的需求。

所有的外籍人士,都会收到她们的回访电话。

“Hello, this is Tianfu New Area Foreign Affairs Office. Do you need help or have any questions? ”(你好,这里是天府新区外事办公室。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么?)

3月期间,入住的一位英国籍人员,入境中国前脚趾被重物砸伤,英国医生建议通过小手术去指甲放瘀血。

陈秉超说

“我们外事组会给每一位外籍人士打回访电话,询问他们是否需要生活上的协助,以及是否清楚政策等,于是就了解到这个情况。鉴于目前的特殊情况,我们通过交流沟通,告诉他现在前往医院交叉感染风险较大,说服其通过保守治疗方式。”

除此之外,一位俄罗斯籍的外籍人士和她11个月的婴儿,也曾让外事小组的妹妹们十分牵挂。“当时了解到情况,因为需要给孩子做辅食,她们想回家隔离。”后来,陈秉超和同事联系到了她先生,由她的先生将食物送到酒店,再由我们转送到她手中。隔离结束后,看着小婴儿十分健康地和父亲一家团圆,陈秉超也终于放下了一颗心。

夜晚

此次入境的外籍人员人数较多

外事小组的成员们

又开始挨个敲门进行问询

夜深了,脱下防护服后

这些女生的脸上露出了一道道的红印

“据悉,新区这支外事队伍,大多是90后的‘小女生’们,一共参与了27次接机,其中接收了近200名外籍人士。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背景下,新区除了做好疫情境外输入防控,同时,开放合作处的各方工作也在有序进行。”近期,我们还在进行日本国别研究及拜访日企,同时与川渝地区领事沟通交流。

才从上海拜访了企业与合作伙伴回蓉的陆晓宇透露,“两手抓、不松懈,紧扣新区的战略定位,发挥外事的联动作用,建设内陆开放经济高地。”


创新典范

权威声音